首頁(yè) > 理論前沿

何雷:兩種截然不同的全球安全觀(guān)

作者:何雷 | 發(fā)布時(shí)間:2024年06月28日 | 來(lái)源:理論網(wǎng)-學(xué)習時(shí)報 2024-06-28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全球安全觀(guān),是一個(gè)國家對于世界安全穩定的根本看法和觀(guān)點(diǎn),其對該國家維護世界和平的基本政策立場(chǎng)和實(shí)際行為起著(zhù)決定性作用。當今世界,中美兩國對于地區及世界和平穩定承擔著(zhù)重大責任,發(fā)揮著(zhù)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然而因兩國的根本利益、社會(huì )制度、發(fā)展道路以及歷史文化等存在差異,致使中美兩國有著(zhù)截然不同的全球安全觀(guān),這在近日舉行的第21屆香格里拉對話(huà)會(huì ),中美兩國代表的發(fā)言中集中體現出來(lái)。

  中國代表圍繞“中國的全球安全觀(guān)”所作的發(fā)言中強調,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和三大全球倡議,順應歷史大勢,回應了各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該安全觀(guān)植根于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宏偉藍圖,著(zhù)重指出人類(lèi)是不可分割的安全共同體。全球安全倡議提倡以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guān)為理念指引,以相互尊重為基本遵循,以安全不可分割為重要原則,并以構建安全共同體為長(cháng)遠目標,探索出一條對話(huà)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共贏(yíng)而非零和博弈的新型安全之路。這種安全觀(guān)念,在中國新時(shí)代國防政策與實(shí)踐中得到具體體現。它涵蓋五個(gè)重要方面:崇尚和平、追求共同安全、堅持平等與尊重、倡導開(kāi)放與包容、堅決捍衛國家核心利益。在維護亞太地區安全穩定方面它提出了六項具體建議,包括維護各國正當安全利益、共創(chuàng )公正合理國際秩序、發(fā)揮地區安全架構作用、推進(jìn)開(kāi)放務(wù)實(shí)防務(wù)合作、打造海上安全合作典范,以及加強新興領(lǐng)域安全治理。這一系列觀(guān)點(diǎn)和建議,在國際舞臺收獲了廣泛贊譽(yù),引起了共鳴。有分析人士認為,這種源自深厚文化根基——即“造福世界”的全球安全倡議,展現了一種超脫冷戰思維的新型安全觀(guān)。尤其在全球多地局部動(dòng)蕩的背景下,亞洲乃至全世界的民眾對這一倡導表達了期待與歡迎,因為它凸顯了解決地區乃至全球安全挑戰問(wèn)題的迫切需求與核心意義。這不僅體現了作為國際事務(wù)重要參與者的責任與擔當,也為全球安全治理提供了新的思考維度和可行路徑,進(jìn)一步證明了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前瞻性和時(shí)代價(jià)值。

  而美國代表在發(fā)言中則認為,印太地區占據美國戰略版圖的核心地位,只有亞洲安全,美國才能安全,提出美國將繼續攜手其伙伴,在印太地區發(fā)揮重要作用。其所指的伙伴,實(shí)際上特指“志同道合”的國家,如美英澳三邊安全伙伴關(guān)系(AUKUS)、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huà)機制、美日美韓美菲聯(lián)盟、美日菲軍事同盟,以及美澳日菲“小分隊”“小團體”等。這些“小圈子”旨在拉幫結派、搞陣營(yíng)對抗,極力推進(jìn)“印太戰略”,意圖全面遏制打壓其認定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不僅如此,美國還致力于將原來(lái)單一的聯(lián)盟進(jìn)行新的融合,匯聚在一起,并引進(jìn)歐洲的力量,打造“印太版小北約”式更龐大的盟友伙伴體系,以此鞏固其全球霸權地位。美國的全球安全理念和基本政策的核心思想就是只有在美國主導下,印太地區才能確保安全;只有靠結同盟、拉幫派、搞陣營(yíng)對抗,才能實(shí)現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領(lǐng)導作用。事實(shí)證明,這種戰略認知和安全觀(guān)念,非但沒(méi)有為亞太地區帶來(lái)和平與穩定,反而誘發(fā)了諸多矛盾爭端,乃至成為沖突戰火的溫床。無(wú)獨有偶,在2024年2月17日的慕尼黑安全會(huì )議上,美有政客提出了所謂的“餐桌菜單論”,從另一角度揭示和印證了美國的全球安全觀(guān)。按照這一觀(guān)點(diǎn),在國際體系中,如果你不在餐桌上,就可能會(huì )在菜單上。按照這一邏輯,在國際體系中,大國、富國、強國就是坐在餐桌上的食客,小國、窮國、弱國只能是菜單上的食品,任人宰割食用。這是典型的冷戰思維、叢林法則和錯誤的安全觀(guān)。

  中國堅持獨立自主的對外政策,堅定走和平發(fā)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在維護世界和平和全球安全中發(fā)揮了積極作用。中國是聯(lián)合國第二大會(huì )費國、第二大維和攤款國和安理會(huì )常任理事國中第一大維和行動(dòng)出兵國,在聯(lián)合國框架內,承擔著(zhù)國際維和、遠海護航、人道主義救援等重要任務(wù),作出了突出貢獻,贏(yíng)得了國際社會(huì )和受援國的普遍贊譽(yù)。中國一貫主張,世界上所有主權國家,不分大小、貧富、強弱,一律平等,都應以信為本、以禮相待。不需要哪個(gè)國家自恃領(lǐng)導,更不允許干涉內政。堅持一國的事由本國人民做主,地區的事、全球的事由各國商量著(zhù)辦。堅持各國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yíng)。只有這樣,才能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人類(lèi)安全共同體,最終獲得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和平、自主與安全。

  中美兩國所展現的全球安全觀(guān)差異,實(shí)質(zhì)上反映了國際社會(huì )對安全、合作與發(fā)展的不同理解。中國倡導的全球安全觀(guān),基于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力求構建包容性與合作性的安全環(huán)境,強調共贏(yíng)與可持續性,這與多數國家對和平發(fā)展及合理安全訴求的期望相契合。而美國的安全觀(guān)念,無(wú)論是在“美國優(yōu)先”的單邊主義傾向影響下,還是在通過(guò)“陣營(yíng)對抗”方針強化同盟體系的過(guò)程中,其核心均圍繞維護自身霸權地位,盡管策略各有側重,卻難以避免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與沖突風(fēng)險上升。

  值得深思的是,哪種安全觀(guān)更能促進(jìn)全球的長(cháng)治久安與普遍繁榮?是倡導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yíng)的安全共同體構建,還是以勢力劃分、競爭對抗為特征的強權安全邏輯?歷史與現實(shí)都表明,唯有超越零和博弈,徹底摒棄冷戰思維,才能真正解答國際社會(huì )對于安全與發(fā)展的深切期許。因此,未來(lái)國際秩序的構建應當著(zhù)眼于世界各國更廣泛的利益交匯點(diǎn)和合理的安全訴求,尋求和平發(fā)展、合作共贏(yíng)新模式,攜起手來(lái)共同應對全球性安全挑戰,這樣才能為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穩定奠定堅實(shí)的基礎。

(作者系軍事科學(xué)院原副院長(cháng))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2024年06月28日 第A(yíng)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