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今日中國 > 白皮書(shū)

2022年美國民主情況

發(fā)布時(shí)間:2023年03月20日 | 來(lái)源:外交部網(wǎng)站2023-03-20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2022年美國民主情況

2023年3月

目??錄

一、 序言

二、美國民主沉疴難愈

(一)美國民主頹勢持續加重

(二)兩黨爭斗加劇政治極化

(三)金錢(qián)政治愈演愈烈

(四)言論自由徒有其名

(五)司法系統無(wú)視民意

(六)美國民眾對美式民主日益失望

三、美國強推民主制造全球亂局

(一)政治極化綁架對外政策

(二)借民主旗號煽動(dòng)對抗沖突

(三)單邊制裁變本加厲

(四)肆意破壞國際關(guān)系民主化

(五)炮制“民主對抗威權”虛假敘事

四、結束語(yǔ)

一、序言

2022年,美國持續陷入民主失真、政治失能、社會(huì )失和的惡性循環(huán)。金錢(qián)政治、身份政治、社會(huì )撕裂、貧富分化等問(wèn)題愈加嚴重。美國民主弊病已深入政治和社會(huì )肌理的方方面面,并進(jìn)一步折射出其背后的治理失靈和制度缺陷。

盡管自身問(wèn)題成堆,美國卻仍居高臨下,指手畫(huà)腳,充當民主教師爺,編造和渲染“民主對抗威權”虛假敘事,圍繞美國的私利,在全世界劃分“民主和非民主陣營(yíng)”,張羅舉辦第二屆“領(lǐng)導人民主峰會(huì )”,向各國盤(pán)點(diǎn)和分派“民主兌現承諾”。這些做法無(wú)論是打著(zhù)“道義”的花言巧語(yǔ),還是操著(zhù)利益的掩飾手段,都隱藏不住將民主政治化、工具化,推行集團政治、服務(wù)維霸目標的真實(shí)意圖。

本報告通過(guò)大量列舉事實(shí)和媒體專(zhuān)家看法,系統梳理和呈現過(guò)去一年美國民主的真實(shí)表現,揭示美國國內民主亂象及其在全世界兜售和強加民主所制造的混亂與災難,讓世人進(jìn)一步認清美國民主的真實(shí)面目。

二、美國民主沉疴難愈

美國無(wú)視當前自身民主面臨的種種問(wèn)題和制度危機,固執地認為美國民主仍然是全球樣板、民主燈塔。這種妄自尊大不僅讓美國民主弊病積重難返,也讓世界各國繼續深受其害。

(一)美國民主頹勢持續加重

美國民主制度好似外表光鮮的舞臺,各路政客你方唱罷我登場(chǎng),但無(wú)論表演多么精彩,都難掩許多長(cháng)期的嚴重積弊和始終難以解決的無(wú)奈現實(shí)。法國《世界報》指出,2022年是美國民主經(jīng)歷懷疑的一年,一場(chǎng)無(wú)聲的內戰已在美國扎根,修復受損的民主需要國家意識和公共利益意識,但目前兩者都缺乏,對美國這樣一個(gè)長(cháng)期自視為典范的國家來(lái)說(shuō)實(shí)屬悲哀。瑞典智庫“國際民主及選舉協(xié)助研究所”2022年將美國列入“退步的民主國家名單”。

2021年1月6日發(fā)生的美國國會(huì )暴亂已過(guò)去兩年,但美國的民主體系并未也難以真正吸取教訓,政治暴力還在發(fā)展惡化?!度A盛頓郵報》《紐約客》指出,美國民主正處于前所未有的糟糕狀態(tài),國會(huì )暴亂事件充分暴露出社會(huì )撕裂、政治分裂以及虛假信息大行其道。國會(huì )兩黨雖然都意識到美式民主的陳年弊病,但在日益極化的黨派政治氛圍中,出于各自利益,都缺乏革新決心和魄力。

2022年,美國國會(huì )再度癱瘓,原因不是因為暴亂,而是源于黨派惡斗。第118屆國會(huì )眾議長(cháng)難產(chǎn)鬧劇連演4天,最終歷經(jīng)15輪投票才選出眾議長(cháng)。在最后一輪表決中,共和黨、民主黨分化決裂,票只投給自己人?!都~約時(shí)報》稱(chēng),美國國會(huì )未來(lái)兩年還可能反復陷入這種混亂狀態(tài)。美國一家政治咨詢(xún)公司主席布拉德·班農直言:“眾議院在此次風(fēng)波中鬧得一團糟,再次表明美國政治機構在衰落?!?/p>

美國各界也憂(yōu)心忡忡。布魯金斯學(xué)會(huì )2022年發(fā)布報告指出,曾經(jīng)引以為榮的美國民主制度面臨系統性危機,正加速走向衰敗,對國內政治、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影響已從局部走向整體,將對資本主義的合法性和未來(lái)發(fā)展帶來(lái)嚴重危害??▋然鶉H和平基金會(huì )報告稱(chēng),美國民主制度正隨著(zhù)美式資本主義固有弊病的加重而加速衰落,處于危險轉折點(diǎn)。投票限制、選舉舞弊、政府失信等多重挑戰將加速美國民主解體。歐亞集團總裁伊恩·布雷默撰文指出,美國民主制度功能失調使人們擔憂(yōu)2024年總統大選可能再度引發(fā)暴力事件。大量社會(huì )熱點(diǎn)問(wèn)題持續引發(fā)公眾憤怒和對美國政治機構合法性的質(zhì)疑,不少民眾擔心如此下去不知美國民主制度還能正常運轉多久。

(二)兩黨爭斗加劇政治極化

民主黨和共和黨都面臨內部激進(jìn)派別的崛起,在選民基礎、意識形態(tài)、身份認同等方面日益涇渭分明,傳統上基于政策妥協(xié)的黨際平衡難以為繼。兩黨不僅視對方為政治對手,而且是對國家的威脅?!都~約書(shū)評》刊文指出,美國已是“兩國之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分別領(lǐng)銜兩個(gè)尖銳對立的國民群體,各自形成一個(gè)聯(lián)邦政府。美利堅合眾國已成為美利堅分裂國,“兩個(gè)美國”之間的不和日益加深,政治極化達到前所未有的嚴重狀況。

兩黨內斗輪番升級,政黨利益、集團利益被置于國家利益之上,相互攻擊和指責無(wú)所不用其極。2022年8月8日,前總統特朗普位于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被執法部門(mén)查抄,特朗普稱(chēng)司法部玩弄政治,阻攔其再次競選總統,自己遭到政治迫害。共和黨則對拜登總統住所發(fā)現機密文件窮追猛打,對拜登政府自阿富汗撤軍事件展開(kāi)調查,推動(dòng)問(wèn)責,國家機器淪為政黨謀取私利的工具。

政黨政治更加明顯地以種族和身份劃線(xiàn)?!督鹑跁r(shí)報》刊文指出,共和黨代表白人、小城鎮和鄉村,民主黨則代表城市和多種族人群。兩黨均有超過(guò)三分之一的擁護者認為可以用暴力實(shí)現政治目的。當一黨選舉失敗時(shí),支持該黨的選民仿佛感到自己的美國被外國勢力占領(lǐng)。政治學(xué)家芭芭拉·沃爾特稱(chēng),美國已成為介于威權和民主之間的“派系林立的無(wú)支配體系”。

政治極化使公共政策出臺愈發(fā)困難。根據GovTrack網(wǎng)站數據,美國歷屆國會(huì )成法數量呈遞減趨勢,從93至98屆國會(huì )的4247項下降至111至116屆國會(huì )的2081項。成法數量占提案總數比重下降更明顯,從106屆國會(huì )的6%降至116屆國會(huì )的1%,20年間減少了5個(gè)百分點(diǎn)。

兩黨爭斗手段越來(lái)越低劣。斯坦福大學(xué)政治和社會(huì )學(xué)教授戴雅門(mén)指出,參加選舉各方本應遵守克制用權、拒絕暴力等民主規則,然而在今天的美國,這些規則已面臨瓦解。一方面,越來(lái)越多的政客和民選官員為獲取或保留權力,寧愿不顧和放棄民主規則。另一方面,由于缺乏政治共識,越來(lái)越多的民眾傾向于接受激進(jìn)政治觀(guān)點(diǎn)。美國民主已陷入嚴重不穩定狀態(tài)。

(三)金錢(qián)政治愈演愈烈

英國劇作家亨利·菲爾丁有句名言:“把金錢(qián)奉為神明,它就會(huì )像魔鬼一樣降禍于你?!痹诿绹?,金錢(qián)是政治的母乳,選舉日益成為富裕階層的獨角戲,普通民眾對民主的呼聲和訴求反倒成為政治的“雜音”。當金錢(qián)這只魔鬼充斥在美國政壇的每一個(gè)角落,受擠壓的必然是公平與正義。

2022年中期選舉是美國金錢(qián)政治的最新注解。長(cháng)期跟蹤美國政治獻金流向的“揭秘”網(wǎng)站披露,2022年中期選舉兩黨耗資超過(guò)167億美元,刷新了2018年140億美元的紀錄,超過(guò)全球70多個(gè)國家2021年全年的國民生產(chǎn)總值。佐治亞、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威斯康星、俄亥俄等州聯(lián)邦參議員競選開(kāi)銷(xiāo)平均超過(guò)1億美元。超過(guò)90%的參眾議員候選人通過(guò)砸錢(qián)贏(yíng)得選舉。資金來(lái)源不明的“黑錢(qián)”實(shí)際總額難以估量。

美國政治“富人游戲”本色日益顯現。根據美國布倫南正義中心數據,21個(gè)捐款最多家族每家至少捐助1500萬(wàn)美元,總計達7.83億美元,遠超370萬(wàn)小額捐款總和。億萬(wàn)富翁提供15.4%的聯(lián)邦選舉資金,這些巨款大部分流向了可以接受無(wú)限捐款的超級政治行動(dòng)委員會(huì )。

巨額的競選資金消耗并未轉化為有效的國家治理。相反,政治分肥愈演愈烈?!堵?lián)合早報》刊文指出,過(guò)去幾十年,西方民主政治已經(jīng)變質(zhì)。財富日益集中到少數人手里,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政治把持在富人和政客手中,為自身利益服務(wù)。民眾雖有投票權,卻無(wú)法對政治產(chǎn)生實(shí)際影響。這種無(wú)力感和對傳統政黨、政府喪失信心的失落感,催生了民粹主義,但問(wèn)題仍無(wú)法解決。

(四)言論自由徒有其名

美國一向標榜言論自由。但實(shí)際上,美國的言論自由奉行以我為準的美國標準。黨派利益和金錢(qián)政治成為壓在言論自由頭上的“兩座大山”,只要是不利于美國政府和資本利益的言論,都會(huì )受到嚴格限制。

美國政府全面監管媒體和科技公司,干預社會(huì )輿論。2022年12月,推特公司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和記者馬特·泰比連續發(fā)布推文,曝光“推特文件”,披露美國政府對所有社交媒體公司都要進(jìn)行嚴格審查,有時(shí)還直接干預大媒體公司報道內容,例如谷歌經(jīng)常讓鏈接頁(yè)面消失。此外,推特公司在2020年大選前審查總統候選人敏感信息,建立“黑名單”,限制不受歡迎的賬號甚至熱搜話(huà)題的曝光度,與聯(lián)邦調查局合作監控社交媒體內容,同時(shí)為美國軍方虛假網(wǎng)絡(luò )宣傳大開(kāi)綠燈。凡此種種,無(wú)疑撕下了美國言論自由的遮羞布。

資本和利益集團在輿論上“呼風(fēng)喚雨”。美國媒體的“言論自由”在遇到資本和利益集團時(shí),會(huì )散發(fā)出濃濃的“銅臭味”。美國媒體多為私人所有,媒體集團的服務(wù)對象是權力和財富精英。無(wú)論是媒體的擁有者還是媒體賴(lài)以生存的投資和廣告收入,都與資本和利益集團脫不了干系。德國知名作家、媒體人米夏埃爾·呂德斯在《偽圣美國》一書(shū)中詳盡介紹了美國媒體受利益集團影響,對事實(shí)進(jìn)行選擇和歪曲的“過(guò)濾機制”。2023年1月,一則由美國右翼組織“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發(fā)布的輝瑞制藥相關(guān)視頻沖上熱搜。輝瑞公司高層喬登·特里斯頓·沃克在視頻中提到,輝瑞考慮自行研發(fā)新冠病毒變種,新冠疫苗生意是“搖錢(qián)樹(shù)”,并稱(chēng)美國監管人員與藥企有利益關(guān)聯(lián)。為滅火,輝瑞除發(fā)表聲明外,還緊急聯(lián)系優(yōu)兔以“違反社區規則”為由刪除上述視頻。

美國利用社交媒體操縱國際輿論。2022年12月,獨立調查網(wǎng)站“The Intercept”披露,美國防部下屬機構長(cháng)期在推特等社交媒體通過(guò)操控話(huà)題、欺騙性宣傳等手段干預中東國家輿論認知。2017年7月,美軍中央司令部官員納撒尼爾·卡勒給推特公共政策團隊發(fā)了一個(gè)表格,包含52個(gè)阿拉伯語(yǔ)賬號,要求優(yōu)先服務(wù)其中6個(gè)。按照卡勒要求,推特將這批阿拉伯語(yǔ)賬號放入“白名單”,用來(lái)放大對美有利的信息。美國反戰組織“公正外交政策”執行主任埃里克·斯柏林就此指出,美國國會(huì )和社交媒體應調查并采取行動(dòng),讓民眾知道自己的納稅款被用來(lái)宣傳美國無(wú)休止的戰爭。

2022年9月,“北溪”天然氣管道被炸震驚全球,肇事者身份和動(dòng)機引發(fā)國際社會(huì )高度關(guān)注。2023年2月8日,普利策新聞獎得主、美國資深調查記者西摩·赫什撰文,直指美國政府是事件幕后黑手。但對于這條爆炸性新聞,一向嗅覺(jué)敏銳的歐美主流媒體卻避而不談,反應蹊蹺。加拿大《西部標準報》和德國電視二臺評稱(chēng),赫什的報道是十年來(lái)最大新聞之一,但在北美幾乎沒(méi)有媒體愿意談及,原因在于西方國家不想讓別人發(fā)現事實(shí)真相及其在波羅的海部署的監視技術(shù)。此外,西方媒體還“另辟蹊徑”,質(zhì)疑赫什報道的真實(shí)性。2月15日,赫什發(fā)文指責美國政府和主流媒體大肆掩蓋“北溪”管道爆炸事件真相。分析人士指出,考慮到西方媒體聽(tīng)從美國領(lǐng)導,其封鎖赫什爆料的行徑不足為奇。

(五)司法系統無(wú)視民意

作為憲法保障機構,最高法院同美國社會(huì )一樣陷入不可調和的分裂局面,社會(huì )分裂裹挾司法權,兩黨斗爭向司法系統蔓延。最高法院判決越來(lái)越體現出保守派和自由派“兩個(gè)美國”之間的巨大分歧,日益淪為政治斗爭工具?!叭龣喾至ⅰ辈粩啾磺治g。黨派之爭已拋棄傳統、突破底線(xiàn)。

兩黨通過(guò)改變最高法院政治傾向實(shí)現自身議程??偨y選舉在某些方面成為兩黨爭奪法官任命權之戰。由于最高法院大法官離世,特朗普任內任命了3名立場(chǎng)偏保守的大法官,使保守派大法官對自由派大法官占據絕對優(yōu)勢。南非“每日獨行者”網(wǎng)站刊文稱(chēng),特朗普之后,激進(jìn)的白人福音派原教旨主義者已接管最高法院的韁繩,最高法院幾乎總是做出有利于基督教福音派、大公司和共和黨的判決,這并不令人驚訝。

美國最高法院關(guān)于墮胎權的判決充分顯示出其卷入黨爭、與社會(huì )脫節的惡果。2022年6月24日,最高法院公然為宗教保守主義站臺,推翻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裁決,取消對女性墮胎權的憲法保護,引發(fā)全美多地抗議。民調顯示,超過(guò)半數美國人認為剝奪墮胎權是美國的倒退。以色列《國土報》刊文評稱(chēng),在墮胎權問(wèn)題上,最高法院打著(zhù)捍衛民主的旗號破壞民主,提供了一個(gè)“少數人暴政”的生動(dòng)案例。一個(gè)不具有代表性的最高法院,由一位不具有代表性的總統任命,由一個(gè)明顯不具有代表性的參議院批準。但是,這個(gè)最高法院的裁決對美國的影響卻將延續到2030、2040乃至2050年。

最高法院還推翻了紐約州自1913年起實(shí)施的限制民眾在外隱蔽攜槍的法律。紐約州州長(cháng)稱(chēng),在全美反思槍支暴力之際,最高法院魯莽推翻紐約州控槍法律,令人無(wú)法容忍。美國政治評論家馬修·多德指出,當今美國面臨的問(wèn)題從根本上說(shuō)源于民主的破碎。美國公民希望看到“羅伊訴韋德案”的公正裁決、真正的槍支改革、提高最低工資、對超級富豪加稅、改善全民醫療等反映民眾呼聲的改革。

(六)美國民眾對美式民主日益失望

《華盛頓郵報》和馬里蘭大學(xué)聯(lián)合調查顯示,美國人對民主的自豪感急劇下降,從2002年的90%下降到2022年的54%。加利福尼亞公共政策研究所民調顯示,加州選民普遍擔憂(yōu)美國民主正偏離正軌,其中62%的選民認為美國正朝著(zhù)錯誤方向發(fā)展,46%對持不同政治觀(guān)點(diǎn)的美國人合作解決分歧的前景感到悲觀(guān),52%對當前美國民主的運作方式不滿(mǎn)。昆尼皮亞克大學(xué)民調顯示,67%受訪(fǎng)者認為美國民主制度有崩潰危險,48%認為美國可能再次發(fā)生類(lèi)似國會(huì )暴亂的事件。皮尤中心民調顯示,65%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民主制度需要重大改革,57%的受訪(fǎng)者認為美國不再是民主典范。加州大學(xué)洛杉磯分校研究顯示,美國政府治國能力和民主責任感近年不斷下降,在推進(jìn)大規模改革、解決選舉公正以及媒體造假等諸多問(wèn)題上缺乏有力措施。

三、美國強推民主制造全球亂局

盡管美國自身民主面臨種種問(wèn)題,但并未反躬自省,而是內病外治,仍繼續在全球輸出美式民主價(jià)值觀(guān),利用民主議題打壓別國、謀取私利,加劇國際社會(huì )分裂和陣營(yíng)對抗。

(一)政治極化綁架對外政策

“政治不過(guò)?!保≒olitics stops at the water’s edge)是美國政界廣為流傳的諺語(yǔ),主要是指黨爭應僅限于內政,對外則要保持一致。然而,隨著(zhù)政治極化加劇,民主共和兩黨在重大對外議題上的分歧越來(lái)越大,對外政策越來(lái)越“走極端”“政治過(guò)?!睗u成常態(tài),不僅給很多發(fā)展中國家帶來(lái)危害,也對美國盟友構成威脅。

新冠疫情發(fā)生以來(lái),特朗普政府和一些極端政客在病毒溯源問(wèn)題上針對中國炮制種種謊言謠言。最為典型的是,2021年美國情報部門(mén)發(fā)布所謂新冠病毒溯源問(wèn)題報告,罔顧科學(xué)溯源規律,編造“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誣蔑中國缺乏透明度和阻撓國際調查。溯源是個(gè)科學(xué)問(wèn)題,美方此舉真實(shí)目的是妄圖混淆視聽(tīng),操弄溯源問(wèn)題,對中國甩鍋推責、遏制打壓,充分暴露美式民主的虛偽和政治極化惡果。

拜登政府上臺后,長(cháng)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以美軍倉促撤離告終。美國打爛了一個(gè)國家,毀掉了幾代人的前途,最后一走了之。美軍雖然撤了,但美國政府繼續對阿富汗實(shí)施制裁,非法凍結阿央行資產(chǎn),當地民眾生活雪上加霜。2022年5月,聯(lián)合國發(fā)布報告顯示,阿富汗近2000萬(wàn)人面臨嚴重饑荒。2022年6月,阿富汗發(fā)生強烈地震,美國仍拒不解除制裁。

美國政治極化產(chǎn)生外溢影響。加拿大渥太華大學(xué)發(fā)布報告稱(chēng),美國一些保守派政客和??怂剐侣劦让襟w公開(kāi)對加拿大極右翼分子表達支持,這對加拿大民主構成的威脅比其他任何國家都更大,需要思考美國民主倒退對加拿大的影響。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xué)教授戈登·拉克瑟認為,促使美國走向專(zhuān)制的力量已經(jīng)存在。加拿大人長(cháng)期以來(lái)一直認為,美國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并將永遠支持民主,但這再也不能被視為理所當然。

(二)借民主旗號煽動(dòng)對抗沖突

民主是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不應被用來(lái)作為推進(jìn)地緣戰略、違逆人類(lèi)發(fā)展進(jìn)步的工具。但長(cháng)期以來(lái),美國為維護自身霸權,將“民主”概念私有化,打著(zhù)民主旗號煽動(dòng)分裂制造對抗,破壞以聯(lián)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烏克蘭危機自2022年初爆發(fā)至今,重創(chuàng )烏克蘭經(jīng)濟民生。2022年10月,世界銀行發(fā)布報告指出,烏克蘭戰后重建至少需要3490億美元,相當于烏克蘭2021年全年經(jīng)濟總量的1.5倍。烏克蘭危機爆發(fā)后,美國視其為從中漁利的機會(huì ),非但沒(méi)有做出任何有利于停戰的舉措,反而不斷拱火澆油,在軍工、能源等領(lǐng)域大發(fā)戰爭橫財。美國還把向烏克蘭提供武器描述為“民主對抗威權”。2022年7月,塞爾維亞戰略預測中心發(fā)布報告指出,在美國眼里,俄羅斯1999年對車(chē)臣首府格羅茲尼發(fā)動(dòng)的襲擊是犯罪,而美國在同格羅茲尼差不多大的伊拉克城市費盧杰采取的同樣行動(dòng)就是解放。美國所謂的民主早已被利益集團和資本綁架,給世界帶來(lái)的是動(dòng)蕩和混亂。

2022年8月,時(shí)任美國國會(huì )眾議長(cháng)佩洛西不顧中方堅決反對與嚴正交涉,執意竄訪(fǎng)中國臺灣地區。這是一起升級美臺官方交往的重大政治挑釁,加劇了臺海局勢緊張。而佩洛西本人卻辯稱(chēng),“訪(fǎng)臺彰顯美國對臺灣民主的堅定支持”。佩洛西竄臺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絕不是什么民主問(wèn)題,而是事關(guān)中國主權和領(lǐng)土完整的問(wèn)題。其所作所為絕不是對民主的捍衛和維護,而是對中國主權與領(lǐng)土完整的挑釁和侵犯。佩洛西的狡辯連一些美國政客都看不下去。共和黨聯(lián)邦眾議員格林質(zhì)疑佩洛西:“掌控幾十年的權力,而整個(gè)國家卻在崩潰,這種捍衛民主的假勇氣已經(jīng)夠多了?!?/p>

國際社會(huì )對美方做法看得越來(lái)越清楚。俄羅斯聯(lián)邦安全會(huì )議副主席梅德韋杰夫表示,美國自詡為“最高祭司”,披著(zhù)“民主真理”的外衣在全世界制造混亂,借助金錢(qián)、同盟、高端武器等手段粗暴輸出自身意志。埃及“金字塔在線(xiàn)”刊文稱(chēng),所謂“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tài)已被武器化,被美國用來(lái)破壞他國的穩定,干涉他國內政,對他國政府進(jìn)行去合法化,而這些干涉往往產(chǎn)生嚴重負面影響,都與美國宣稱(chēng)要推進(jìn)的民主和自由無(wú)關(guān)。印尼人民浪潮黨總主席阿尼斯·瑪塔指出,美國擅長(cháng)把其他國家變成戰場(chǎng),印尼的政治極化是美國在背后一手策劃的,在印尼出現的反華聲音也是美國的政治議程之一,穆斯林社會(huì )必須對此警惕。

(三)單邊制裁變本加厲

長(cháng)期以來(lái),美國依據國內法,基于自身價(jià)值觀(guān),打著(zhù)人權民主等旗號,對他國實(shí)施單邊制裁和“長(cháng)臂管轄”。過(guò)去幾十年,美國對古巴、白俄羅斯、敘利亞、津巴布韋等國家實(shí)施單邊制裁和長(cháng)臂管轄,對朝鮮、伊朗、委內瑞拉等極限施壓,以埃及人權狀況未改善為由單方面凍結對埃1.3億美元的軍事援助,嚴重破壞這些國家的經(jīng)濟發(fā)展和民生改善,危及生命權、挑戰自決權、損害發(fā)展權,構成對他國人權的持續性、系統性、大規模侵犯。近年來(lái),美國發(fā)起的單邊制裁越來(lái)越多,長(cháng)臂越伸越長(cháng),為了維護美國霸權,不顧國際法和國際關(guān)系基本準則,肆意損害別國利益,特別是發(fā)展中國家正當合法權益。

2022年3月,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發(fā)表文章,揭露美國打著(zhù)“民主”旗號,以莫須有罪名侵略伊拉克,給當地人民帶來(lái)沉重苦難。一是濫施制裁惡化當地民生。1990年至2003年間,美國對伊拉克施加嚴厲經(jīng)濟制裁,嚴重惡化當地經(jīng)濟和民眾生活。據聯(lián)合國糧農組織數據,受美國制裁和禁運影響,伊拉克饑餓率居高不下,僅1990年至1995年,就有50萬(wàn)伊拉克兒童因饑餓或惡劣生存條件而喪生。二是連年戰亂造成大量百姓傷亡。據伊拉克衛生部數據,從2003年美國發(fā)動(dòng)伊拉克戰爭到2011年宣布撤軍,約有12萬(wàn)伊拉克平民因戰爭喪生。三是粗暴嫁接政治模式水土不服。美國無(wú)視伊拉克國情,強推美式民主,加劇伊拉克各派政治斗爭。

美國的單邊制裁行動(dòng)充分表現出美國的傲慢和對人道主義的漠視。2022年2月11日,拜登總統簽署行政令,要求將阿富汗中央銀行約70億美元的在美資產(chǎn)均分,一半作為賠償“9·11”事件受害者的資金來(lái)源,另一半則轉移至紐約聯(lián)邦儲備銀行的一個(gè)賬戶(hù)。美國這種公開(kāi)劫掠阿富汗人民財產(chǎn)的霸權行徑遭到國際社會(huì )普遍譴責。2022年3月,印尼《環(huán)印尼報》網(wǎng)站報道,阿富汗裔民眾在美國駐印尼使館前示威,抗議美國政府侵吞阿富汗政府資產(chǎn)??棺h者義憤填膺地表示,阿富汗前政府資產(chǎn)應歸阿富汗人民所有,應該用于援助遭遇經(jīng)濟危機的阿富汗民眾。

(四)肆意破壞國際關(guān)系民主化

國際事務(wù)是人類(lèi)公益,應當由各國商量著(zhù)辦,但美國在國際關(guān)系中從來(lái)沒(méi)有真正遵循過(guò)民主原則。美國披著(zhù)“多邊主義”和“規則”外衣,固守冷戰思維,大搞偽多邊主義和集團政治,挑動(dòng)分裂對立,制造集團對抗,假多邊主義之名,行單邊主義之實(shí),其霸權霸道霸凌行徑嚴重破壞真正多邊主義的發(fā)展。

美國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對國際規則采取合則用、不合則棄的實(shí)用主義態(tài)度。20世紀80年代以來(lái),美國曾退出聯(lián)合國人權理事會(huì )、世衛組織、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氣候變化《巴黎協(xié)定》、伊朗核問(wèn)題全面協(xié)議、《武器貿易條約》、《中導條約》、《開(kāi)放天空條約》等17個(gè)重要的國際組織或協(xié)議。

美國公然違反《聯(lián)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以及國際關(guān)系基本準則,四處發(fā)動(dòng)戰爭,制造分裂沖突。美國建國以來(lái)240多年歷史中,僅有16年沒(méi)有打仗,堪稱(chēng)世界歷史上最好戰的國家。二戰結束以來(lái),美國在海外發(fā)動(dòng)或參與了朝鮮戰爭、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多場(chǎng)戰爭,造成極為嚴重的平民傷亡和財產(chǎn)損失,導致巨大人道主義災難。2001年以來(lái),美國以反恐之名發(fā)動(dòng)的戰爭和軍事行動(dòng)已造成超過(guò)90萬(wàn)人死亡,其中約有33.5萬(wàn)是平民,數百萬(wàn)人受傷,數千萬(wàn)人流離失所。

美國無(wú)視《聯(lián)合國海洋法公約》和國際法原則,無(wú)視亞太國家和太平洋島國在國際地區事務(wù)中的民主權利,在日本政府迄未就福島核污水處置問(wèn)題同利益攸關(guān)方和有關(guān)國際機構充分協(xié)商、未提供足夠的科學(xué)和事實(shí)依據、未解決國際社會(huì )正當關(guān)切情況下,公然支持日排污決定,為日撐腰。另一方面,美政府卻以“放射性核素污染”為由,禁止進(jìn)口日本福島周邊地區食品農產(chǎn)品,凸顯“美式雙標”虛偽。

美國在南太地區推行冷戰思維,伙同英國、澳大利亞拼湊“三邊安全伙伴關(guān)系”,大搞種族主義“小圈子”,承諾同英幫澳建造至少8艘核潛艇。美方行徑既嚴重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和《南太平洋無(wú)核區條約》精神,在核擴散邊緣瘋狂試探,帶來(lái)巨大風(fēng)險隱患;同時(shí)也開(kāi)啟地區軍備競賽的“潘多拉魔盒”,給地區和平、安全和穩定蒙上陰影。

2022年6月第九屆美洲峰會(huì )召開(kāi)前夕,巴拿馬國際問(wèn)題專(zhuān)家胡里奧·姚在當地媒體撰文稱(chēng),今天的美國是國際法的絕對叛徒,是國際關(guān)系中使用粗暴蠻力最真實(shí)的化身。美國是唯一沒(méi)有簽署或批準任何人權條約的國家,也未批準《聯(lián)合國海洋法公約》。美國是唯一一個(gè)未禁止秘密生物武器的國家,在境外擁有兩百多個(gè)實(shí)驗室。美國舉辦美洲峰會(huì )的唯一目的,就是把拉美卷入烏克蘭戰爭,并達到分裂和削弱拉美的目的。

2022年8月,《南華早報》刊文稱(chēng),美西方等所謂“民主國家”無(wú)情削弱國際規則基礎,只在對自己有利時(shí)加以利用。美西方在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同時(shí),全然忘記了自己在全球開(kāi)展的一系列干預顛覆行動(dòng)。美國的做法破壞了世界經(jīng)濟,讓更多中等收入國家陷入債務(wù)危機。當強國有選擇性地遵循自己制定的規則時(shí),整個(gè)體系就失去了可信度。

(五)炮制“民主對抗威權”虛假敘事?

當前,美國政府抱持冷戰思維,沿襲霸權邏輯,推行集團政治,炮制“民主對抗威權”敘事,給有關(guān)國家扣上“威權”的帽子,實(shí)質(zhì)是打著(zhù)民主旗號,將意識形態(tài)和價(jià)值觀(guān)作為打壓他國、推進(jìn)地緣戰略的工具。

2021年,美國舉辦首屆“領(lǐng)導人民主峰會(huì )”,公然以意識形態(tài)劃線(xiàn),人為將國際社會(huì )分成所謂“民主和不民主陣營(yíng)”,遭到包括美國社會(huì )自身在內的多方質(zhì)疑?!锻饨皇聞?wù)》《外交學(xué)人》刊文批評民主峰會(huì )是找錯了目標,不但未能實(shí)現民主國家團結,反而因參加國代表性問(wèn)題飽受批評。美國歷來(lái)在全球推行民主都缺乏既定目標,被吹得天花亂墜的口號往往落實(shí)緩慢。在美國自身民主情況如此糟糕形勢下,召開(kāi)民主峰會(huì )不僅不能提振全球民主,反而制造出更大地緣政治危機。日本國際戰略研究所理事長(cháng)田中均指出,美國將所謂“民主”強加于他國,發(fā)起“民主對抗威權”,擴大世界分裂,日本不應盲目跟隨。

把本國定義為民主,把別國定義為威權,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表現。所謂“民主對抗威權”不是當今世界的特點(diǎn),更不符合時(shí)代發(fā)展的潮流。白俄羅斯國家電視一臺評稱(chēng),峰會(huì )與會(huì )者名單顯然是根據美國的“自由標準”制定,但問(wèn)題在于:為什么美國認為自己可以壟斷對民主的定義和理解,并告訴其他國家民主應該是什么樣?新加坡《海峽時(shí)報》刊文指出,美國必須意識到,其民主體制已失去昔日光彩,不再是黃金標準。民主沒(méi)有固定模式,美國對民主定義不再有絕對發(fā)言權,這是不爭的事實(shí)。美國應務(wù)實(shí)地重新評估其外交方式,注重合作而不是對抗。

盡管美國民主在國內外的得分都處于歷史低點(diǎn),但美國對外輸出美式民主和價(jià)值觀(guān)的沖動(dòng)卻高燒不退,甚至走火入魔。美國不僅拼湊“三邊安全伙伴關(guān)系”“四邊機制”“五眼聯(lián)盟”等各種價(jià)值觀(guān)同盟,還試圖在經(jīng)貿科技人文等領(lǐng)域以意識形態(tài)劃線(xiàn),鼓吹冷戰思維,干擾破壞正常國際合作??ㄋ柊雿u電視臺評稱(chēng),在人們對美國民主制度的信任出現倒退之際,美國仍堅持舉辦民主峰會(huì )、充當全球民主領(lǐng)袖,引起普遍質(zhì)疑。美利堅大學(xué)國際關(guān)系教授詹姆斯·戈德蓋爾說(shuō),美國已失去信譽(yù),美國政府應舉行一次國內民主峰會(huì ),聚焦美國國內的不公正和不平等,包括投票權和虛假信息等問(wèn)題。大西洋理事會(huì )高級研究員艾瑪·阿什福德指出,如果美國國內幾乎沒(méi)有正常運轉的民主制度,它怎么能傳播民主或為其他國家樹(shù)立榜樣?《南華早報》指出,峰會(huì )反映出美國在民主問(wèn)題上的兩條迷思:一是全球民主在冷戰結束后發(fā)生倒退,需要美國來(lái)改變現狀;二是美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民主國家,其全球領(lǐng)導力對其他國家至關(guān)重要。這完全無(wú)視美國自身民主不斷倒退的事實(shí),也無(wú)視絕大多數國家不愿被美國虛偽“民主理念”綁架的心聲,更無(wú)視廣大發(fā)展中國家發(fā)展經(jīng)濟和改善民生的強烈愿望。

四、結束語(yǔ)

民主是全人類(lèi)的共同價(jià)值,但世界上不存在適用于一切國家的政治制度模式。人類(lèi)文明的花園豐富多彩,各國的民主也應百花齊放。美國有美國式民主,中國有中國式民主,各國也都有適合各自國情的獨特模式的民主。一個(gè)國家是不是民主,如何更好地實(shí)現民主,應由這個(gè)國家的人民來(lái)評判,而不應由少數自以為是的國家來(lái)指手畫(huà)腳。

弊病纏身依然好為人師沒(méi)有說(shuō)服力,打著(zhù)民主幌子損人利己、搞亂世界應受到一致反對,把世界各國簡(jiǎn)單分為民主和威權兩類(lèi)缺乏現代性和科學(xué)性。當今世界需要的,不是以民主的名義制造分裂,推行事實(shí)上唯我獨尊的單邊主義,而是在《聯(lián)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基礎上加強團結合作,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當今世界需要的,不是打著(zhù)民主的幌子干涉別國內政,而是弘揚真民主、摒棄偽民主,共同推進(jìn)國際關(guān)系民主化。當今世界需要的,不是渲染對抗、無(wú)益于攜手應對全球性挑戰的“民主峰會(huì )”,而是多干實(shí)事、著(zhù)眼解決國際社會(huì )面臨突出問(wèn)題的團結大會(huì )。

自由、民主、人權是人類(lèi)的共同追求,也是中國共產(chǎn)黨一貫追求的價(jià)值。中國堅持和發(fā)展全過(guò)程人民民主,把人民當家作主具體和現實(shí)地體現到中國共產(chǎn)黨治國理政之中。中國愿就民主問(wèn)題同各國加強交流互鑒,弘揚和平、發(fā)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推動(dòng)國際關(guān)系民主化,為人類(lèi)進(jìn)步事業(yè)作出新的更大貢獻。